欢迎来到专业的中小学全科学习资料网! 试题 知识点 课本 作文 阅读理解 课件 教案
当前位置:壹学网>课本>语文课本>

多收了三五斗中学语文课本剧

时间:2019-12-12

  学完了《多收了三五斗》这篇课文后,按照课后练习三的要求,我们班进行了一次课本剧比赛,大家从中得到了很好的锻炼,下面就是我们的部分剧本,请大家多多指教。

  《多收了五斗米》课本剧

  第五组林铮滢执笔

  背景:

  去年收成不好亏了本,今年丰收但因为米价太过低亏得比去年还厉害。粜完米后宽敞的敞口船上只载着一颗失落的心,他将回到家中将失落的感觉带给他的家人……

  旧:我,我回来了……

  弟:哥,怎么样?今年比往年多收了三五斗,应该粜得了不少钱吧?

  旧:唉!别提了,一提我就来气,今年比去年还糟,真离谱!

  弟:怎么了?不会有什么差错吧?

  旧:你说呢?也不知道那米行是怎么搞的,才五块,六月里卖过十五块呢,就算是去年的七块半也好呀,粜得太厉害了!

  弟:怎么会这样呢?这怎么可能嘛。我本还以为今年丰收,可以粜多点钱出来改善一下生活。待会爹就回来了,我们怎么跟他老人家说呀!

  旧:唉!而且明天你大嫂和娘就要从娘家回来了,又怎么跟她们交代?对了,今天地主还要来收租……

  (沉默了一会,儿子和老父亲回来了)

  儿:来,爷爷,您坐这儿。爹,我和爷爷回来啦!礼物呢?我的礼物呢?

  旧:哦!爹忘了,改天一定给你买哦!

  儿:你怎么这样嘛。我要礼物,我要礼物嘛……

  旧:去去去,去外边玩吧!让爹好好地静一静。

  儿:咦?真奇怪,我不刚从外边玩回来吗?算了,我去玩咯!

  (又沉默了一阵……)

  老父亲:怎么样?孩子?还好吧?

  弟:别提了,爹,哥说比去年还糟,才五块。

  老父亲:唉,怎么会这样呀!这世界可真黑暗,这可如何是好呀……

  (沉默……)

  “咚咚咚”一阵激烈的敲门声,边敲边有人喊。

  大地主:喂!快点开门,我来收租了!

  旧:地主来了,弟,去开门。

  (门开后)

  两个手下:快点缴租了!

  旧:多,多少钱?

  大地主:不多,一百块。

  旧:什么?原来不是七十块吗?怎么又……

  大地主:你懂什么?现在地少,就这个价。

  旧:不能少点么?

  两个手下:你吵什么吵,叫你交就交,再罗嗦的话小心揍你!

  旧:求求你了,少点吧!这太贵了。

  大地主:快点拿来,要不往后你们别种了!

  老父亲:别,交,我们交……

  (旧毡帽把钱一张一张数给他们,大地主很快走了)

  一家人:……唉……

  幕落。

  (旁白)希望,希望的肥皂泡不仅迸裂,而且消失得无影无踪。失落,失落的感觉侵袭了一家人,惟有孩童那欢快天真的笑声在回荡……

  《回家之后》

  第三组剧本翁秋华执笔

  旧毡帽感觉疲惫不堪。早上原本干劲十足,满怀希望的他,经过一天的时间后,除了软绵绵的身子,就剩下无尽的失落。他驼着背,低下头,一步一步挪回了家。草儿(旧毡帽的女儿)正在家门口喂鸡(旧毡帽家中唯一的老母鸡)。她看见父亲回来了,赶紧轻放下盛有少许米的破碗,飞到了父亲的面前。

  草儿:爹爹,您回来了。我的小洋帽呢?(草儿扯了扯父亲的衣服,高兴地问道)

  旧毡帽:草儿,爹没……(面容愁苦的他用手轻轻抚摸草儿的头,嗓子眼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,话没有说下去。这时候,老母亲晃晃悠悠地从屋里走出迎接儿子。)

  老母亲:草儿乖,别烦你爹。你爹他累了,让他先进屋歇歇,喝口水。(老母亲和旧毡帽走回屋里,草儿也跟着回屋了)

  老母亲:媳妇正在厨房里烧菜。她看见你回来一定很高兴。

  旧毡帽:娘,我知道了。我这就去见她。娘,你身体不好,就回里屋歇歇吧!(他走到厨房里。老母亲回到了里屋休息。草儿则留在原地)

  妻子:你回来了。钱呢。愣什么愣,粜米的钱呢。(妻子马上放下手头的活,欣喜地看着丈夫说道。)

  旧毡帽:我没钱。

  妻子:开什么玩笑。今天你不是才刚粜完米吗?别那么小气,不就是买个礼物给二舅舅的女儿吗?你也不想想,二舅舅对我们这么好。现在他女儿生日,我们可不能太寒酸了。

  旧毡帽:我真的没钱。

  妻子:你这废物。我嫁给你这么多年了,一顿饱饭都没吃过。这还不打紧。你现在让我在娘家人面前丢脸,你这不存心让我难堪吗?(说罢,气呼呼地从厨房里走出。恰巧看见前来收租的周二爷)

  妻子:周二爷,您来了。您坐着,我这就叫阿木出来。(她挑了张最好的椅子,用袖子擦了擦椅子,请周二爷坐下。她走进厨房去叫旧毡帽)

  妻子:现在周二爷来了,你出去后要多说点好话。知道了吗?(恶狠狠地冲着旧毡帽说)

  旧毡帽:我知道了。(他走了出来。)

  旧毡帽:周二爷,您来了。您渴了吧,我去给您倒点水。

  周二爷:不用那么费事。我是来收租的。

  旧毡帽:周二爷,您也知道我家这点情况。加上今年有点困难,您就再多宽限几天吧!

  周二爷:我可听说你今年是丰收景。你没事给我哭什么穷。

  旧毡帽:米行把米价压低了。我这也是没办法呀!

  周二爷:我不管你是去抢还是去偷,反正租金你是一个子儿也甭想少给。

  旧毡帽:我清楚,但……

  周二爷:别跟我废话,现在要么马上交租,要么把你的女儿送给我做小妾。

  旧毡帽:您这是跟小的开玩笑吧。

  周二爷:这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。我已经把契约书都写好了。(周二爷将契约书扔给旧毡帽。旧毡帽打开契约书,看着,双手一直在颤抖。)

  旧毡帽:周二爷,我求求您了。小的这就给您跪下。我知道我欠你很多钱,这都是我的错,您要罚就罚我吧!这与我的妻儿无关。我作为一位父亲,从没给自己的女儿买过一个洋囝囝,就连一顿饱饭都没能力让她吃上,我不能再拖累她了。周二爷,只要您能放过她,您怎么处置我都没关系。甚至要我的老命都可以。求求您了,周二爷。(他哭诉着)

  周二爷:没门。(他推开旧毡帽,站起身,走向门外。一旁的草儿马上跪下哀求周二爷。周二爷理都没理,径直走出了门外。)

  旧毡帽:草儿,是爹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呀!(两人紧紧抱在一起放声痛哭……)